您的位置: 石景山信息网 > 娱乐

永恒仙瞳 第一百零五章 试探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1:37:02

永恒仙瞳 第一百零五章 试探

华夏剧院收费的第一天,王苞就站在收费窗口里,看着一张张票据被工作人员递出,一枚枚灵元丹被放进储物箱子中。

“这些人都是傻的么?”王苞有些不理解,那么难看的电影,居然还有这么多人愿意买单?

他们的收费可不是当初定的一元一次,而是十元一场!

这里的十元购买力可比地球上强太多了,如果用烧饼来做一般等价物,一贡献点就能买100个烧饼,换言之,一元可以买一万个烧饼!

而地球上的烧饼一元一个,所以一枚灵元丹,价值一万元人民币!

也就是说,这帮傻逼花十万元,就为了看一场电影,还是个大烂片!

王苞看了一会儿就实在忍不住,干脆出了售票口,又来到徐晏的办公室。

然后他就看到徐晏貌似在研究,《大夏律》?

“你在干嘛?”王苞好奇的问道。

“我看看能不能买个地什么的…”徐晏翻看着关于土地交易的内容

永恒仙瞳  第一百零五章 试探

,一边说道。

“你买地干什么?”王苞又问。

“买个大点的地方,弄一些工厂试试看…”徐晏回答道。

这个想法完全就是一时冲动,毕竟从一个工业化社会来到这么个原始社会,这其中到底有多难熬,你们把关上一天试试看就知道了。

在原始部落里倒也好,毕竟他以为当时全天下都是这样的,也没想过要工业化。

在血莲宗,则是各种各样的知识技能要学,实在是没时间想这些。

到了这边后,他终于闲了下来,然后就发现,他面对的是一个有可能进入工业化时代,却迟迟不动弹的世界!

这你能忍!

这就像你穿越到了明清时期,真的是不造反自己都活不下去的!

“你还真打算买啊…”看徐晏看的这么认真,王苞就愣了,原来他不是在开玩笑啊…

“只是一个设想…”徐晏摆摆手,他还是分得清主次的。

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工业化也不是吩咐下去就立即出成效的。

他完全可以把这个任务交给弟子们,让他们来帮自己完成这个任务啊!

“就把这里买了吧!”徐晏最终还是圈了一块儿地,就在镐京城外,一处平原上,王苞凑到地图边上一看,葫芦村?

“不是说不买地了么?”王苞无语,这就是典型的朝令夕改啊!

“我主要是看上这村里的人了…”徐晏说道:“这个村子有五千户人家,小孩子数量起码也得有一千了吧…”

以这一千为基础,一千一千的教,工业化的事情,就交给他们了!

“所以,买地的事情你去?”徐晏看向王苞。

“别啊,我不擅长和官府打交道的,尤其是…”王苞正要说话,外面徐晏的门就被急速敲响了。

“进来!”徐晏喊道,然后一个工作人员就闯了进来。

王苞低头一看,这人他还认识,不就是售票厅里那个么…

“你这时候不应该在售票么,怎么跑这里来了?”王苞问到。

“有个,有个老头,仗着自己是侯府管家,直接把我的票全抢走了…”那售票小哥哭哭啼啼的说道。

“还有这种事?”王苞被吭声呢,徐晏倒是先惊讶了:“那老头怎么说的?”

“他说他是忠勇侯的管家,还说把票给忠勇侯是我们的荣幸…”

“那他给钱了么?”徐晏又问。

“没给啊,他直接抢走的!”售票小哥说道。

“你不是在屋里没人,还有那么厚的玻璃,他怎么抢走的?”王苞问道。

“他们直接把墙推倒了…”小哥回答道。

“额,聪明…”王苞无语。

“话说,这个忠勇侯什么情况?”徐晏问道。

“忠勇侯,是夏国十四级列侯中位列第九等级,一个不算高也不算低的爵位,这一代忠勇侯本人不怎么样,但是他有一个女儿在天妃宫,应该是普通弟子,还有个侄子进了日月天宗,听说还是某太子的亲近人…”王苞向徐晏解释道。

他来这里两年,也不是毫无收获的。

“所以,抢票这种事应该不是这位忠勇侯自己起了贪念,毕竟再怎么抢,那个侯爷需要的票也只有一张而已…”徐晏说道:“他身后,恐怕是另有人在指使…”

“但我们也没有惹到谁吧…”王苞说道:“毕竟电影这种形式我们都是第一个做的,压根没有竞争对手才对…”

“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了…”徐晏说道:“完全没有竞争对手的生意,你说别人会不会眼红?”

这问题都不用想的,答案已经很明显了。

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

没有谁会平白无故的去得罪一个人或者一个势力,除非这么做是有什么好处。

“恐怕这还有探听我们虚实的作用…”徐晏说道:“正好借这位忠勇侯的力量,看看我我们的后台是谁…”

“但我们没有后台啊!”王苞说道。

“不,我们有的!”徐晏笑道:“我们的后台,可是整个人族!”

“走吧,头前带路…”徐晏起身说道:“我们去见见这位忠勇侯。”

忠勇侯府距离华夏剧院很近,不过几分种的路程而已,就算普通的肉身境,都能站在华夏剧院的楼顶看到忠勇侯家的牌楼,这是当今夏帝所赐的一栋牌楼,上面写着:世代忠良四个大字。

徐晏在牌楼外绕着牌楼转了几圈,终于是满足了好奇心后才吩咐王苞开门。

王苞无语了几秒钟,不过很快想到了办法。

他瞪向了那个售票小哥,两个大佬售票小哥一个都惹不起,只能无奈上前拍门。

“正门不见客,走侧门!”门内有人喊道。

售票小弟正欲再问几句,只见旁边金光一闪,然后自己正拍着的大门居然多出了一个一人多高,三尺宽的门出来…

“啊,这…”小哥看着把剑收回腰包,装着好像浑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的样子的徐晏,心中顿时mmp的骂声一波接一波,你早说要砍门,至于让我喊门么!

“来人,敌袭!”而门内,很快也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,还有乱七八糟的呼喊声。

等三位全部从徐晏劈出的门进来后,整个忠勇侯大院,已经被站的密密麻麻的士兵们给围住了!

很快,士兵自动的分成了两个部分,而空出来的一条路上,一个大腹便便的矮胖中年被两个年轻妹子搀扶着走了出来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,敢来我家撒野!”这矮胖中年吼道。

“这就是忠勇侯?”徐晏低声问道。

“不,这是忠勇侯的孙子…”王苞同样低声回答:“实力一般,毫无威胁!”

“哦!”徐晏点点头,眸子一转,数百弓箭手长抢手眼皮子一翻,一个接一个的就躺在了地上!

好久不用的瞳术:红莲刀山地狱!

白银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白银治疗月经不调费用
白银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白银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
白银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